大多数人打完你,会给一颗甜枣吃。

  有种人打完你,却偏偏会给一颗毒枣子吃。

  这才是永生难忘。

  楚玥璃记得了这种滋味,也记得了那个名叫白云间的跛子。

  是的,从第一次和他接触过,她便有意无意地打听过他的消息。旁人不敢多加言论,却也让她晓得,宴国有位跛足王爷名云间,天生绝色,奈何造化弄人。

  然,在楚玥璃看来,这造化,看人的眼光还是极准的。

  若白云间这厮腿脚利索了,指不定要弄死多少人,坏多少事,只怕整个宴国都不够他祸害的。有种人的心情仿若蛇蝎,倒也不足为惧,杀了便是。令人惊恐的却是,那蛇蝎是有千年道行的皇族,杀不了、干不掉,只能生生受其剥削。

  楚玥璃在心里冷笑一声,狠狠地唾了一口!

  她对甲行道“帮我寻一些板子之类的东西,可以吗?”

  甲行略显犹豫,却见骁乙出现在楚玥璃身后,道“我帮你。”

  楚玥璃回头看向骁乙,笑道“好。”这个时候能站出来帮她,可见还是个有良心的。

  楚玥璃对骁乙交代一番,骁乙便开始寻找起来。片刻后,将能寻到的东西,都交给了楚玥璃。

  楚玥璃干脆坐在木头堆上,抡起斧头,开始砍木头。

  骁乙蹲在楚玥璃面前,问“楚小姐要做什么?”

  楚玥璃回道“做轮子。”

  骁乙好奇地问“轮子?哪种轮子?”

  楚玥璃回道“就像四轮车的轮子,不过不用那么精细,差不多就行。”

  骁乙看了眼楚玥璃血淋淋的左手,问“用我帮……”

  甲行低声咳嗽一声,提醒道“主子说,要凭楚小姐一己之力。”

  骁乙站起身,不太自然地道“那…… 那我继续去守门了。”言罢,走出了柴房。

  甲行不再说话,只是看着楚玥璃在那里又砍又削又磨的,动作不急不躁,仿佛在做一件很令她舒服的事儿。

  两个时辰过去后,楚玥璃终于削好了八个轮子,并将其分别捆绑在两条长长的板子下面,做成简易的板车样子。然后,将两根木棍捆绑在板车上,当掌握方向的舵。她毫不在意形象,直接跪在铜板中,用薄薄的木板将散碎的铜板撮起,倒入框中。

  说实话,这个过程……真是享受!

  楚玥璃喜欢金银,但凡触碰到这些金银财宝,都会让她特别心安。那种安的感觉,是任何人都给不了的。

  楚玥璃觉得,若这些铜板都变成银子或者金子,那她一定忍不住会钻进去,一边打滚一边哈哈大小的。满足,不外乎如此。

  她的动作麻利,将所有铜板都分别装入筐内,又将筐扳到了板子上,用长绳绑扎实。这可是钱那,千万不能翻车,否则……不被哄抢才怪。

  一切都搞定后,楚玥璃又在筐上盖了些草,掩人耳目,这才将留出来的两条绳子套在自己的肩膀上,然后攥住两根木舵,向前拉去。

  楚玥璃在甲行等人的注目礼中,拉着十筐铜板,一步步出了后院。

  这一次,负责守后门的骁乙没有阻止,而是帮她打开了门。

  甲行回来向白云间复命,道“主子,楚姑娘拉上所有铜板,离开了。”微微一顿,补充道,“一个铜板都没剩下。整个柴房,被她翻找得特别干净。”

  白云间透过窗口看着楚玥璃远去的背影,明明一步步变得模糊,却又感觉始终十分清晰可见。他询问道“她可曾说了什么?”

  甲行回想起楚玥璃那只染血的左手,道“楚姑娘出门前说,这才是真正的血汗钱。”

  白云间淡淡道“血汗钱?”

  甲行道“属下打楚姑娘手心时,曾问过楚姑娘是否要换一只手?”

  白云间道“她是不会同意换手的。”

  甲行询问道“主子为何晓得?”

  白云间收回目光,拿起书,回道“没有狼会送出两只爪子給猎人的。留一只,总有报仇的希望。”

  甲行暗暗心惊,去不敢再在楚玥璃的事情上问下去。其实,他心里觉得六王爷和楚玥璃之间的关系,十分微妙。若说剑拔弩张,可两个人都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样子,好似彼此十分欣赏,见面时还会心生欢喜;若说两个人有情有义,可看二人的行事态度,非要踩踏对方的底线,挑战彼此想要报仇雪恨的那根神经。

  素来拎得清的甲行,也彻底迷茫了。

  不过,有一件事,他还是心如明镜的。单膝跪地,抱拳道“属下回来复命,偶遇顾侯昏倒在门口,竟直接将其背来寻主子,实乃太过鲁莽,请主子惩罚。”一想到自己进来时看见的画面,甲行就觉得,自己也许死上一个来回都不够。

  白云间道“顾侯需救,本王却并非医者,你此番行事,着实鲁莽。自己去领二十板吧。”

  甲行应道“诺。”起身,向外走去。

  白云间重新拿起书籍,看了两眼后,再次开口道“丙文,给她送顶幕篱。”

  丙文得了吩咐,回应道“诺。”在这处小院里,而今只有一个幕篱,便是白云间自己佩戴的。丙文略一犹豫,还是取走了白云间的幕篱,转身便要去追楚玥璃。

  白云间的目光在书本上轻轻划过,如同飞燕掠过湖面,带起一点点的波纹荡漾开春色。他似乎笑了笑,道“让她谢恩。”

  丙文第一次觉得,主子这种打人一巴掌,又踹人一脚,最后还得再弹记爆栗的行为,挺值得人深思啊。

  丙文去的动作极快,几个呼吸间便追上了楚玥璃,送上一顶白色幕篱,道“主子赏的。”

  楚玥璃伸手接过,扣在了头上,挡住了那张黑漆漆的脸。

  丙文又道“谢恩。”

  楚玥璃分开幕篱,用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丙文看。

  丙文面无表情地重复道“主子让谢恩。”

  楚玥璃一伸手,就要去抱丙文。

  丙文立刻向后退开,三步远,警觉地问“姑娘真是何意?”

  楚玥璃道“不是让谢恩吗?我谢恩的方式,便是投怀送抱。你别跑,且让我表达一下心中的感激之情,待你回去,还请如数转給王爷。”言罢,又要去抱丙文,口中还喊着,“且让人家投怀送抱…… ”

  丙文第一次相信了四个字的真谛——红颜祸水。

  tegongkuangfeiwangnitiang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800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特工狂妃:残王逆天宠,特工狂妃:残王逆天宠最新章节,特工狂妃:残王逆天宠 奇快中文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